紧急帮助:查史游《急就章》

[来源:网民提供 | 浏览:7679887 | 收藏这网页]

生活小百科网:各位,请帮助查找:

史游的《急就章》原文(最好有标点)、译文。这里专家的回答会让您满意

《急就篇》,西汉史游编撰,成书时间约在公元前40年,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识字与常识课本。关于“急就”二字的意思,宋人晁公武是这样解释的:“杂记姓名诸物五官等字,以教童蒙。‘急就’者,谓字之难知者,缓急可就而求焉。”现在看来,“急就”二字并不是指“字之难知”,而是“速成”的意思。

《急就篇》由章句组成,其文三言、四言、七言都有韵,共2144字,据前人考证,最后的128字是东汉人补加的。在识字过程中尽可能多地教给儿童常识。全书编成三部分:一是“姓氏名字”,400多字包括了100多个姓;二是“器服百物”,1100多字,包括400多种器物,100多种动植物,60多种人体部位器官,70多种疾病和药物的名称;三是“文学法理”440多字,包括官职名称和法律知识等。据当代学者沈元统计:全篇内关于工具及日用器物的名词凡100个,关于武器、车具、马具的名词凡70个,关于衣履和饰物的名词凡125个,关于建筑物及室内陈设的名词凡52个,关于人体砑凹膊∫皆嫉拿史?40个,关于农作物的名词凡36个,关于虫鱼鸟兽及六畜的名词凡77个。由此可知,教材所体现的自然及社会知识非常丰富。儿童通过学习,可以获得当时历史条件下比较全面的生产及生活所必须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全书开始是:

“急就奇觚与众异,罗列诸物名姓字,
  分别部居不杂厕,用日约少诚快意。
  勉力务之必有喜。”
  此后以三言陈说姓名,如:
  “宋延年,郑子方,卫益,史步昌……
  朱交便,孔何伤,师猛虎,石敢当……
  姓名讫,请言物。”
  此后用七言介绍各种杂物品类,包括丝织品、植物、动物、农产品、疾病药物、官职等等。例如:
  “豹首落莫兔双鹤,春草鸣翘凫翁濯……
  青绮绫谷靡润鲜,绨络缣练素帛蝉……”
  关于农作物的,如:
  “稻黍秫稷粟麻秔,饼饵麦饭甘豆羹”
  关于动物的,如:
  狸兔飞鼯狼麋,麇(jun)麈(zhu)秔麖(jing)麀(rou)皮给履。”
  
关于疾病的,如:
  “寒气泄注腹胪(lu)胀,痂疕疥疠癡(hi)聋盲。”
  关于乐器的,如:
  “竽瑟空侯琴筑筝,钟磬(qing)鞀(tao)箫鼙(pi)鼓鸣。”
  
关于身体器官的,如:
  “肠胃腹肝肺心主,脾肾五藏膍(pi)齐乳。”

这些应用字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我们在这里可以见到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有密切关系的草木鸟兽虫鱼的名目,可以了解当时人们对于人体生理和疾病、医药的知识。这里列举了各种农具和手工工具、各种谷物和菜蔬、各种质地和形式的日用品、各种色彩和花纹的丝织物,表现了铁器时代的人们向自然界作斗争的规模。这里还包括了社会生活中的各个基本范畴,歌颂了大一统帝国的繁荣强盛,也描述了汉族与边疆兄弟民族互相影响和融合的进程。

《急就篇》介绍了儒家典籍,并反映出儒家的社会政治思想,“诸物尽讫五官出,宦学诵《诗》、《孝经》、《论语》,《春秋》、《尚书》律令文,治《礼》掌故砥砺身。智能通达多见闻,名显绝殊异等伦。超擢推举白黑分,积行上究为贵人。”这也就要求统治阶级的子弟“学而优则仕”,积极地谋取政治上的地位。这是“独尊儒术”以前的字书所没有的。结合班固续扬雄《训纂篇》使“六艺群书所载略备矣”来看,儒学的内容已渗透到汉代的启蒙教育之中。

《急就篇》由于实用性强,容纳的知识量多,作识字课本兼常识课本,可收事半功倍之效。正因为如此,它一经出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从深宫到边疆,从贵戚到工匠,都采用它作为启蒙学习的教材。顾炎武说:“汉魏以后,童子皆读史游《急就》习甲子。《魏书》崔浩表言太宗即位元年敕臣解《急就章》,刘芳撰《急就篇续注》、《音义证》三卷。陆拟《急就篇》为《悟蒙章》。”宋欧阳修编《州名急就章》、王应麟编《姓氏急就篇》,均仿《急就篇》。《姓氏急就篇》,以姓氏诸字排纂成章,以便记诵。虽以记录姓氏为主,而胪列名物,组织典故,意义贯通。每句之下分注姓氏之源,贯穿了丰富的历史知识,篇末有自跋一章,为小学识字之书,兼取常识教学之功。另外,明王祎撰《急就章》共三篇,取禹贡、诗、周官、山川、草木、鸟兽、六官之名为之,以示诸子,实属常识课本。诚如经学家称,自《急就篇》问世以后,“蓬门野贱,穷乡幼学,递相承禀,犹竞习之”。

《急就篇》

一本教学童识字的字书。西汉元帝时(公元前48~前33)黄门令史游作。汉代教学童识字的书,如《仓颉篇》、《训纂篇》、《凡将篇》、《滂喜篇》等都已亡佚,只有《急就篇》流传下来(见彩图)。全书为三言、四言、七言韵语。三言、四言隔句押韵,七言则每句押韵,以便诵习。“ 急就 ”是很快可以学成的意思,所以开头说:“急就奇觚与众异,罗列诸物名姓字,分别部居不杂厕,用日约少诚快意,勉力务之必有喜。”篇中分章叙述各种名物,如姓氏人名、锦绣、饮食、衣服、臣民、器物、虫鱼、服饰、音乐以及宫室、植物、动物、疾病、药品、官职、法律、地理等,不仅为识字而设,还有传布知识,以应实际需要的意思。儿童学书,写在三棱木上,上小下大,所以说“急就奇觚”,一般也写在简牍上。原书可能是用隶书写的,东汉时章草盛行,书家喜用草书书写,魏晋时期种繇、皇象、索靖、卫夫人、王羲之都有写本,所以一直流传不废。后人于末尾也有所增改。旧就分32章,相传吴皇象写本为31章,宋太宗所写为34章,不同传本文字也略有异同。现在所见有元代书家赵孟、邓文原写本,有明代杨政松江府学古刻本,各有优劣。注本有唐代颜师古注和宋代王应麟补注,《小学汇函》和《学津讨原》都有刻本。

秦汉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光辉时期,国家统一,社会发展,在语文规范化工作方面也颇多建树。秦统一后,一方面以小篆为正字规范,推行文字的统一,当时学童识字的课本——李斯《仓颉篇》、赵高《爰历篇》、胡母敬《博学篇》等——都用小篆书写;另一方面,隶书的出现揭开了汉字书写体发展史上新的一页,它打破了篆书的传统,奠定了楷书结构的基础,提高了汉语书面语书写的效率。

两汉时期在政治、经济文化以及语文规范化等方面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识字教育被提到了很重要的地位。秦代流传下来的《仓颉篇》等三本识字课本在汉代合称“三仓”;又新编了新的识字课本,计有司马相如《凡将篇》、史游《急就篇》、李长《元尚篇》、扬雄《训纂篇》和贾鲂《滂喜篇》,可见当时对语文规范、识字教育的重视。只是八部字书仅史游的《急就篇》流传下来(现有《四库丛刊》本),《仓颉篇》有残简,其他都亡佚了。

史游,西汉人,生卒年和生平事迹不详,汉元帝时曾任黄门令,精字学,善书法。《汉书·艺文志》记载:史游著《急就》一篇,或称《急就篇》;至《隋书·经籍志》上又称《急就章》,后世因此称他所书为“章草”。“章草”在秦汉时代变篆为隶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散隶体,为后世书家效法。

《急就篇》今本34章,不是简单地把许多单字放在一起,而是有意识地加以组织,按姓名、衣服、饮食、器用等分类变成韵语,多数为七字句,这样学童在学习认字的同时还能增长各方面的知识。全书取首句“急就”二字作为篇名,“急就”就是速成的意思,说明这是一本速成的识字课本。全书共收2016字,无一重文,文辞雅奥,非后世蒙书所能及。

《急就篇》第一部分列举了132个姓,单姓加两字、复姓加一字成三字句,所加的字都是一些抽象名词、动词、形容词,以便学童识字学习。第二部分“言物”,依次叙述了锦绣、饮食、衣物、臣民、器物、虫鱼、服饰、音乐、形体、兵器、车马、宫室、植物、动物、疾病、药品、丧葬等方面,七字一句,有韵,读来顺口。“诸物尽讫五官出”,《急就篇》的第三部分写的是职官方面的字。全书最后用四字句歌颂汉代的盛世。《急就篇》中很多字词一直沿用至今,这说明汉语源远流长,也为汉语词汇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汉代重视识字教育和语文规范化,还制定了有关的奖惩政策。根据《汉书·艺文志》的记载,学者17岁以上,经考试能“讽籀书”九千字者即可担任官职;考试“八体”——大篆、小篆、刻符、虫书、摹印、署书、殳书、隶书——优良者可以官尚书史。另一方面,官吏上书皇帝,若写了错字,一经揭发,就要受到惩罚。识字教育和语文规范被提升到朝廷取士准则地位,所以在汉代,史游等撰写字书,都是很受尊重的。

《急就篇》能完整流传下来,唐代颜师古功不可没。颜师古改正了《急就篇》流传中出现的讹误,系统整理,并精心为之作注,使这部令初学者博闻广识、开拓视野的重要典籍得以流传至今。

急就章

四卷(通行本)

汉史游撰。《汉书·艺文志注》,称游为元帝时黄门令,盖宦官也。其始末则不可考矣。是书《汉志》但作《急就》一篇,而《小学类》末之《叙录》则称史游作《急就篇》,故晋夏侯湛抵疑称“乡曲之徒,一介之士,曾讽《急就》,通甲子”,《北齐书》称李铉“九岁入学,书《急就篇》”。或有“篇”字,或无“篇”字,初无一定。《隋志》作《急就章》一卷,《魏书·崔浩传》亦称人多托写《急就章》。是改“篇”为“章”在魏以後。然考张怀瓘《书断》曰:“章草者,汉黄门令史游所作也。王愔云(案此盖引王愔《文字志》之语):汉元帝时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隶体。汉俗简惰,渐以行之是也。”然则所谓“章草”者,正因游作是书,以所变草法书之。後人以其出於《急就章》,遂名“章草”耳。今本每节之首俱有“章第几”字,知《急就章》乃其本名,或称《急就篇》,或但称《急就》,乃偶然异文也。其书自始至终,无一复字。文词雅奥,亦非蒙求诸书所可及。《玉台新咏》载梁萧子显《乌栖曲》,有“帬边杂佩琥珀龙”句,冯氏校本改“龙”为“红”。今检此书,有“系臂琅玕虎魄龙”句,乃知子显实用此语,冯氏不知而误改之。则遗文琐事,亦颇赖以有徵,不仅为童蒙识字之用矣。旧有曹寿、崔浩、刘芳、颜之推《注》,今皆不传,惟颜师古《注》一卷存。王应麟又补注之,厘为四卷。师古本比皇象碑多六十三字,而少“齐国”、“山阳”两章,止三十二章。应麟《艺文志考证》,标“真定常山至高邑”句,以为此二章起於东汉,最为精确。其注亦考证典核,足补师古之阙。别有黄庭坚本、李焘本、朱子越中本,字句小有异同。应麟所注,多从颜本,盖以其考证精深,较他家为可据焉。

急就奇觚与众异,罗列诸物名姓字。
  分别部居不杂厕,用日约少诚快意。
  勉力务之必有喜,请道其章:
  宋延年,郑子方。卫益寿,史步昌。
  周千秋,赵孺聊。爰展世,高辟兵。
  邓万岁,秦妙房。郝利亲,冯汉强。
  戴护郡,景君明。董奉德,桓贤良。
  任逢时,侯仲郎。由广国,荣惠常。
  乌承禄,令狐横。朱交便,孔何伤。
  师猛虎,石敢当。所不侵,龙未央。
  伊婴齐,翟回庆。毕稚季,昭小兄。
  柳尧舜,乐禹汤。淳于登,费通光。
  柘温舒,路政阳。霍圣宫,颜文章。
  管财智,偏吕张。鲁贺喜,观宜王。
  程忠信,吴仲皇。许终古,贾友仓。
  陈元始,韩魏唐。液容调,柏杜阳。
  曹富贵,君李桑。萧彭祖,屈宗谈。
  樊爱君,崔孝让。姚得赐,燕楚庄。
  薛胜客,聂干将。求男弟,过说长。
  祝恭敬,审母妨。庞赏赣,来士梁。
  成博好,范建羌。阎欢欣,宁可忘。
  苟贞夫,苗涉臧。田细儿,谢内黄。
  柴桂林,温直衡。奚骄叔,邴胜箱。
  雍宏敞,刘若芳。毛遗羽,马牛羊。
  尚次倩,丘则刚。阴宾上,翠鸳鸯。
  庶霸遂,万段卿。泠幼功,武初昌。
  褚回池,兰伟房。减罢军,桥窦阳。
  原辅辐,宣弃奴。殷满息,充申屠。
  夏脩侠,公孙都。慈仁他,郭破胡。
  虞尊偃,宪义渠。蔡游威,左地馀。
  谭平定,孟伯徐。葛轗轲,敦倚苏。
  耿潘扈,焦灭胡。晏奇能,邢丽奢。
  邵守实,宰安期。侠却敌,代焉于。
  司马褎,尚自於。陶熊罴,解莫如。
  乐欣谐,童扶疏。痛无忌,向夷吴。
  闳并䜣,竺谏朝。续增纪,遗失馀。
  姓名讫,请言物。
  锦绣缦纟毛离云爵,乘风县钟华洞乐。
  豹首落莫兔双鹤,春草鸡翘凫翁濯。
  郁金半见缃白■〈素勺〉,缥綟绿纨皂紫硟。
  烝栗绢绀缙红繎,青绮绫縠靡润鲜。
  绨络缣练素帛蝉,绛缇絓釉丝絮绵。
  ■〈巾匕〉敝囊橐不直钱,服琐緰〈此上巾下〉与缯连。
  贳贷卖买贩肆便,资货市赢匹幅全。
  绤纻枲温裹约缠,纶组縌绶以高迁。
  量丈尺寸斤两铨,取受付予相因缘。
  稻黍秫稷粟麻秔,饼饵麦饭甘豆羹。
  葵韭葱■蓼苏姜,芜荑盐豉醯酢酱。
  芸蒜荠芥茱茱萸香,老菁蘘荷冬日藏。
  梨柿柰桃待露霜,枣杏瓜棣馓饴饧。
  园菜果蓏助米粮,甘麮殊美奏诸君。
  袍襦表里曲领裙,襜褕袷複褶袴裈。
  襌衣蔽膝布母繜,针缕补缝绽紩缘。
  履舄鞜裒■〈纟戊〉縀紃,靸鞮卬角褐袜巾。
  裳韦不借为牧人,完坚耐事逾比伦。
  屐屩■〈封上糸下〉粗羸窭贫,旃裘■〈革索〉■〈譯,革代言〉夷民。
  去俗归义来附亲,译导赞拜称妾臣。
  戎伯总阅什伍邻,廪食县官带金银。
  铁鈇钻锥釜鍑鍪,锻铸铅锡镫锭鐎。
  钤■〈金遀〉钩铚斧凿鉏,铜钟鼎鋞鋗鉇铫。
  釭锏键钻冶锢鐈,竹器簦笠簟籧篨。
  ■〈⺮屯〉篅箯筥■〈⺮奥〉箅篝,簁箄箕帚筐箧篓。
  橢杅槃案杯閜碗,蠡斗参升半卮觛
  槫榼椑榹七箸籫,甀缶盆盎瓮罃壶。
  甑瓽甂瓯瓨罂卢,累繘绳索绞纺纑。
  简札检署椠牍家,板柞所产谷口斜。
  水虫科斗鼃蝦蟆,鲤鲋蟹鱓鲐鲍鰕。
  妻妇聘嫁赍媵僮,奴婢私隶枕床杠。
  蒲蒻蔺席帐帷幢,承尘户■〈巾兼〉条缋緫。
  镜籢疏比各异工,芬薰脂粉膏泽筩。
  沐浴揃搣寡合同,襐饰刻画无等双。
  系臂琅玕虎魄龙,璧碧珠玑玫瑰瓮。
  玉玦环佩靡从容,射鬾辟邪除群凶。
  竽瑟空侯琴筑筝,钟磬鞀箫鼙鼓鸣。
  五音总会歌讴声,倡优俳笑观倚庭。
  侍酒行觞宿昔醒,厨宰切割给使令。
  薪炭萑苇炊孰生,膹脍炙胾各有形。
  酸咸酢淡辨浊清,肌■〈月弱〉脯腊鱼臭腥。
  酤酒酿醪稽极程,棊局博戏相易轻。
  冠帻簪簧结发纽,头頟頞■〈出页〉眉目耳。
  鼻口唇舌龂牙齿,颊颐颈项肩臂肘。
  鼻口唇舌龂牙齿,颊颐颈项肩臂肘。
  捲捥节爪拇指手,胂腴胸胁喉咽髃。
  肠胃腹肝肺心主,脾肾五藏膍齐乳。
  尻髋脊膂腰背吕,股脚膝膑胫为柱。
  ■〈⻊专〉踝跟踵相近聚,矛鋋镶盾刃刀钩。
  鈒戟铍镕剑镡鍭,弓弩箭矢铠兜鉾。
  铁锤楇杖棁柲杸,辎轺辕轴舆轮■〈车康〉。
  辐毂輨辖輮輮■〈车旁〉■〈车桑〉,轵轼轸軨轙軜衡。
  盖轑俾倪栀缚棠,辔勒鞅韅靽羁韁。
  鞇■〈革伏〉靯■〈革薄〉鞍镳鐊,靳靷■〈革茸〉■〈革占〉色焜煌。
  革■〈革啬〉髤漆油黑苍,室宅庐舍楼殿堂。
  门户井灶庑囷京,榱椽欂栌瓦屋梁。
  埿塗垩塈壁垣墙,榦桢板栽度圆方。
  墼垒廥厩库东箱,屏厕清溷粪土壤。
  碓硙扇隤舂簸扬,顷町界亩畦埒封。
  疆畔畷伯耒犁锄,种树收敛赋税租。
  捃获秉把插捌杷,桐梓枞松榆椿樗。
  槐檀荆棘叶枝扶,骍騩骓駮骊骝驴。
  骐駹驰骤怒步超,牂羖羯羠■〈羊兆〉羝羭。
  六畜蕃息豚豕猪,豭豮狡犬野鸡雏。
  犙■〈牜巿〉特犗羔犊驹,雄雌牝牡相随趋。
  糟糠汗滓槀莝刍,凤爵鸿鹄雁鹜雉。
  鹰鹞鸨鸹翳雕尾。鸠鸰鹑鴳中网死。
  鸢鹊鸱枭惊相视,豹狐距虚豺犀兕。
  貍兔飞鼯狼麋麀,麇尘麖麀皮给履。
  寒气泄注腹肤胀,痂疕疥疠痴聋盲。
  痈疽疭瘛痿痹痮,疝瘕癫疾狂失响。
  疟厥瘀痛瘼温病,消渴欧逆欬懑让。
  瘅热瘘痔■〈耳多〉薎眼,笃癃■〈疒衰〉废迎医匠。
  灸刺和药逐去邪,黄芩伏苓礜茈胡。
  牡蒙甘草菀藜芦,乌喙附子椒芫华。
  半夏皂荚艾橐吾,芎藭厚朴桂栝楼。
  款东贝母姜狼牙,远志续断参土瓜。
  亭历桔梗龟骨枯,雷矢雚菌荩兔卢。
  卜问谴祟父母恐,祠祀社稷丛腊奉。
  谒裼塞祷鬼神宠,棺槨槥椟遣送踊。
  丧吊悲哀面目肿,哭泣祭醊坟墓冢。
  诸物尽讫五官出。
  官学讽诗孝经论,春秋尚书律令文。
  治礼掌故砥砺身,智能通达多见闻。
  名显绝殊异等伦,抽擢推举白黑分。
  迹行上究为贵人,丞相御史郎中君。
  进近公卿传仆动,前后常侍诸将军。
  列侯封邑有土臣,积学所致非鬼神。
  冯翊京兆执治民,廉洁平端抚顺亲。
  奸邪并塞皆理驯,变化迷感别故新。
  更卒归诚自诣因,司农少府国之渊。
  远取财物主平均,皋陶造狱法律存。
  诛罚诈伪劾罪人,廷尉正监承古先。
  总领烦乱决疑文,变斗杀伤捕伍邻。
  亭长游徼共杂诊,盗贼系囚榜笞臀。
  朋党谋败相引牵,期诬诘状还反真。
  坐生患害不足怜,辞穷情得具狱坚。
  籍受证验记问年,闾里乡县趣辟论。
  鬼薪白粲钳釱髡,不肯谨慎自令然。
  轮属诏作谿谷山,箛篍起居课后先。
  斩伐材木斫株根,犯祸事危置对曹。
  谩訑首匿愁勿聊,缚束脱漏亡命流。
  攻击劫夺槛车胶,啬夫假佐扶致牢。
  疻痏保辜謕呼号,乏兴猥逮诇讂求。
  辄觉没入檄报留,受赇枉法忿怒仇。
  谗谀争语相觝触,忧念缓急悍勇独。
  迺肯省察讽谏读,泾水注渭街术曲。
  笔研筹筭膏火烛,赖赦救解贬秩禄。
  邯郸河间沛巴蜀,颍川临淮集课录。
  依溷汙染贪者辱。
  汉地广大,无不容盛。万方来朝,臣妾使令。
  边境无事,中国安宁。百姓承德,阴阳和平。
  风雨时节,莫不滋荣。灾蝗不起,五谷孰成。
  贤圣并进,博士先生。
  长乐无极老复丁。
  ○附(以下系后汉人附入)
  齐国给献素缯帛,飞龙凤皇相追逐。
  河南洛阳人蕃息,与天相保无穷极。
  真定常山至高邑,乘而嘉宠升进立。
  建号垂统解郁悒,四民康宁咸来服集。
  何须念虑合为一。
  山阳过魏,长沙北地。
  马饮漳邺及清河,云中定襄与朔方。
  代郡上谷右北平,辽东滨西上平冈。
  酒泉彊弩与敦煌,居边守塞备胡羌。
  远近还集杀胡王,汉土兴隆中国康。

附錄:
  急就篇四卷(通行本)
  漢史游撰漢書藝文志註稱游爲元帝時黄門令葢宦官也其始末則不可考矣是書漢志但作急就一篇而小學類末之敘錄則稱史游作急就篇故晉夏侯湛抵疑稱鄉曲之徒一介之士曾諷急就通甲子北齊書稱李鉉九歲入學書急就篇或有篇字或無篇字初無一定隋志作急就章一卷魏書崔浩傳亦稱人多托寫急就章是改篇爲章在魏以後然考張懷瓘書斷曰章草者漢黃門令史游所作也王愔云(案此葢引王愔文字志之語)漢元帝時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隷體漢俗簡惰漸以行之是也然則所謂章草者正因游作是書以所變草法書之後人以其出於急就章遂名章草耳今本每節之首俱有章第幾字知急就章乃其本名或稱急就篇或但稱急就乃偶然異文也其書自始至終無一複字文詞雅奥亦非蒙求諸書所可及玉臺新詠載梁蕭子顯烏栖曲有帬邊雜佩琥珀龍句馮氏校本改龍爲紅今檢此書有繫臂琅玕虎魄龍句乃知子顯實用此語馮氏不知而誤改之則遺文瑣事亦頗賴以有徵不僅爲童蒙識字之用矣舊有曹壽崔浩劉芳顔之推注今皆不傳惟顔師古注一卷存王應麟又補注之釐爲四卷師古本比皇象碑多六十三字而少齊國山陽兩章止三十二章應麟藝文志考證標眞定常山至高邑句以爲此二章起於東漢最爲精確其注亦考證典核足補師古之闕别有黃庭堅本李燾本朱子越中本字句小有異同應麟所註多從顔本葢以其考證精深較他家爲可據焉(四庫全書總目·經部·小學類)
  急就篇原序
  急就篇者其源出於小學家昔任周宣粤有史籒(音胄)演暢古文初著大篆秦兼天下罷黜異書丞相李斯又撰蒼頡中車府令趙髙繼造爰歷太史令胡毋(音無)敬作博學篇皆所以啓導青衿垂法錦帶也逮至炎漢司馬相如作凡將篇俾效書寫多所載述務適時要史游景慕擬而廣之元成之間列於祕府雖復文非清靡義闕經綸至於包括品類錯綜古今詳其意趣(七句反)實有可觀者焉然而時代遷革亟經喪亂傳寫湮訛避諱改易漸就蕪舛莫能釐正少者闕而不備多者妄有增益人用己私流宕(徒浪反)忘返至如蓬門野賤窮鄉幼學逓相承稟猶競習之既無良師衹增僻謬若夫縉紳秀彦膏粱子弟謂之鄙俚恥於窺渉遂使博聞之說廢而弗明備物之方於兹寢滯師古家傳蒼雅廣綜流畧尤精訓故待問質疑事非稽考不妄談說必則古昔信而有徴先君(師古父思魯)常欲注釋急就以貽後學雅志未申昊天不弔奉遵遺範永懷罔極舊得皇象鍾繇衞夫人王羲之等所書篇本備加詳覈足以審定凡三十二章究其真實又見崔浩及劉芳所注(後魏太宗元年敕崔浩解劉芳續注音義證三卷)人心不同未云善也遂因暇日為之解訓皆據經籍遺文先達舊旨非率愚管斐然妄作字有難識随而音之别理兼通亦即並載可以祛發未寤矯正前失振幽翳之學攄制述之意庶將來君子裁其衷焉顔師古序(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字書之屬·急就篇原序)




  • 如果您发现我们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诉我们.
  • 本站所选文章由网民提供,文章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